梦的解析

昨天夜里我做了一个史上最奇怪、最无哩头、最激烈的梦。这种刺激如此强烈,使得我早上醒来之后仍然惊得躺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这个梦的一切细节在我醒来之后仍然清晰尤存,而不像大多数别的梦一醒就忘掉了。它比一切荒诞小说都更荒诞:

我和几个人在一间屋子里。这屋陈设非常简单的,除了三四张乒乓球台一无所有(虽然屋子没有窗户,门外也是一片漆黑,但我却似乎可以确定它位于颐和园)。这时一个女人冲进来,她大喊大叫由于有人操纵黑幕而使她失去了本应属于她的格莱美奖,她要复仇。随后她掏出手枪冲我开了一枪,我左胸中弹倒在地上,并且由于剧烈疼痛而昏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我又转醒过后,但闭着眼一动也不敢动,生怕那女人发现我还没有死而再补上一枪。直到过了好久,我才敢偷偷睁开眼,从而确认屋里只剩我一个人了。我开始慢慢地在地上爬行,爬出屋子爬上街去,似乎试图要爬回家去,在这期间胸口的伤口一直在流血。这时我意识到由于我的速度非常之慢,如果爬回家估计需要很多天,我可能会在死于枪伤之前先被饿死。于是我决定搞点吃的东西,由于无法掏钱买东西,我只能从一个小卖部里偷了一张饼。一位年轻可爱的老板娘发现了我的这种行为并追了上来,当她看到我身受重伤之后,将我送到了“北京市急诊医院”。一位一直保持玩世不恭态度的男大夫接收了我,他说我以前曾经因胃病而来过这里两次,他还记得我。我问他我还有希望没有,没有希望就别治了。他哈哈大笑地说我们医院谢谢你,你为我们送来了百年一遇的难得样本,以展现我们的高超医术。我问他如果你们有把握治好我,那大概要多久。他说你在8月10日左右就应该可以出院,我提议到我在这之前要交毕业论文,他对此嗤之以鼻。这时他领我到一间有两张空病床的房间(而我已经是在直立行走了),把其中一张上所有的白色卧具都换成了青绿色的并让我躺上去,随后就走了。胸口还在流血,我想应该让家人知道我中枪了。我用手机给家里打了无数个电话都没人接,这时我才意识到他们一定是在北师大而不是中关村。我拨北师大,我爹接了电话,我告诉他我正在医院可能要死了,而他则向我抱怨工作太忙。这一态度令我非常恼火。

Advertisements

7 thoughts on “梦的解析

  1. 我有一次梦见自己和朋友们被关在一个城堡里面,敌人要放火烧死我们,逃无可逃,也是觉得就要死了。

  2. 这一段记载十分的南瓜豆腐。。。要死的梦我也梦过很多回,不过最近好像没怎么梦过

  3. 南瓜豆腐就是牛人的代名词……今天抱着本弗洛伊德仔细对照分析了一遍,发现原来我的潜意识这么龌龊淫荡哇哈哈哈果然很好玩,性欲的肛门期,喀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