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帝末日

From: WSJ

华尔街历史上最为动荡不安的一个周末从上周五开始了,当时联邦官员决定向金融业的高管们传达一条重大消息,令其顿时清醒过来:政府不会出手救援雷曼兄弟控股公司(Lehman Brothers Holdings Inc.)。

政府希望市场为雷曼兄弟破产的可能性做好准备。能够秩序井然地完成这一切的最佳方式是让所有人聚到一起进行商讨。

美国财政部长鲍尔森(Henry Paulson)、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主席贝南克(Ben Bernanke)和他在纽约的主要副手盖纳(Timothy Geithner)周五晚6时召集了华尔街30名高管在曼哈顿下城的Fed办公室举行了会议。

据知情人士透露,盖纳向与会高管们表示,联邦没有救援的政治意愿。等着明天早上回来,为此做好准备吧。

在随后的48小时里,这样的最后通牒演变成对美国金融系统能否度过几十年来最严重的一系列冲击的令人神经崩溃的考验。通过放弃救援的选择,美国政府等于是宣布它作为救火队长的作用是有限的。一周前,联邦政府刚刚出手拯救抵押贷款巨头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几个月前,它还撮合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 & Co.)收购了贝尔斯登(Bear Stearns & Co.)。但现在,美国政府看来是希望华尔街能够自力更生解决问题,并认为摇摇欲坠的机构不应指望政府提供资金拯救它们。

一位参与会谈的人士在提到政府应远离救援的道理时称,我们重新建立了“道德风险”,因为如果金融机构不必面对后果,它们可能会冒更大的风险。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一个立竿见影的影响是:随着雷曼兄弟未来前景的暗淡,另一家岌岌可危的机构──美林公司(Merrill Lynch & Co.)──正在加紧投入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rp.)的怀抱。

不过知情人士称,现在除非最后一刻有奇迹发生,否则雷曼兄弟将很可能提交破产申请。

本文是根据对华尔街高管、交易员、政府官员和参与谈判的其他人士就周末发生的事件的采访而成。

作为有着158年历史的知名企业,雷曼兄弟的股价今年一直在缓缓下挫。由于巨额的房地产投资陷入困境,该公司希望筹集更多资金,却均以失败告终。最近一个令人失望的消息来自上周一,当时与一家韩国银行达成交易的希望宣告破裂,这令雷曼兄弟股价次日暴跌了45%。在此次暴跌之前,该股2008年初以来已累计下跌了80%。

知情人士透露,在上周二和周三,当鲍尔森致电华尔街高管,提前告知他不会救援的立场时,一些人向他表示,政府需要制定一个同救援贝尔斯登类似的方案。3月份时,为了防止贝尔斯登的倒闭,Fed同意动用300亿美元支持摩根大通完成对贝尔斯登的收购。

周三前后,鲍尔森和贝南克都私下发表讲话,确定了他们在动用纳税人的资金救援公司的共同立场。

鲍尔森担心,再次出手救援雷曼兄弟将带来可怕的先例。还会有来自哪些行业的哪些企业以此为由要求美国政府相救?底特律的汽车制造商也已经对此虎视眈眈。

鲍尔森也不愿华尔街将这位前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的首席执行长视为总是会及时伸出援手的人。由于雷曼兄弟的麻烦由来已久,鲍尔森认为市场会有充足的时间对此作出准备。

此外,雷曼兄弟还能够从Fed获得特殊紧急贷款,这是贝尔斯登陷入困境时还无法得到的。这也是鲍尔森不会对雷曼兄弟采取贝尔斯登式救援的另一个原因。

政府放弃救援的决定成为雷曼兄弟最可能的两个买家──美国银行和巴克莱集团(Barclays PLC)──面临的巨大障碍。实际上,在上周五,监督向美国银行出售雷曼兄弟的联邦官员已经意识到,没有政府的支持,这项交易可能不会达成。

这引发了上周五晚上金融大亨们的会议。至少有30位华尔街的重量级人物参加了会议。

盖纳描述了两种可能性。一种是有序地瓜分雷曼兄弟,最终结束它的存在。但他也建议华尔街的机构提出自己的解决方案,也许是共同消除雷曼兄弟风险最大、最有害的资产。此举将使雷曼兄弟对潜在买家而言更具吸引力,但也需要华尔街的机构在自身资金十分紧张的情况下拿出钱来清理雷曼兄弟的资产。

鲍尔森对与会者说,找出一个解决方案也符合他们的利益。据两位与会者透露,鲍尔森说,雷曼破产会给所有人带来风险。大多数出席会议的华尔街管理人士都全神贯注并提出了一些问题,但没有显示出会采取何种立场。会议于周五晚上8点后结束。

周六上午9点左右,各银行的首席执行长及其顾问再次举行会议,并分成小组讨论各种可能性。雷曼的代表没有与会。

一个小组讨论的重点是雷曼可能遭到的分拆;参与讨论的有政府官员和金融界代表。这个小组讨论的问题之一是让每家银行从Fed的紧急借贷工具贷款。自贝尔斯登(Bear Stearns)崩溃后,Fed就开始提供紧急借贷工具。这些银行可以用借来的钱收购雷曼的资产,防止它破产。

另一条主要路线将重点放在为雷曼寻找买家上。知情人士称,巴克莱银行(Barclays Bank PLC)或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将收购雷曼的“优良资产”,比如其股票交易和分析业务。雷曼较为糟糕的房地产资产会被置于一家“不良资产”银行,包括大约850亿美元的不良资产。其他一些华尔街公司将向这家不良银行注资以帮助其维持下去。这样做的目的是防止大量不良资产涌入市场,将股价压得更低。

但要让华尔街的公司在没有政府协助的情况下通力合作是很难的。一些首席执行长公开质疑为何他们应当承担雷曼问题的代价,而机构投资者、对冲基金以及外国投资者等同样面临风险的其他人却不用承担。

知情人士称,摩根士丹利首席执行长麦晋桁(John Mack)提出了一些严重的问题,表示这次是雷曼,下次可能会是美林,如果老是这样,什么时候是个头呢;与会的其他银行家也有同感。周六中午,美国银行依然坚持其原先的立场:需要政府支持才能完成交易。这样一来,美国银行实际上就等于退出了主要竞争者之列。其他与会者还不知道的是,美国银行正准备与美林达成收购协议。

Fed位于纽约的总部外面停着一大溜黑色豪华轿车,等待着里面的银行家。这些车曾经一度拥塞了这幢建筑周围的狭窄街道,导致了交通堵塞,身穿制服的Fed卫兵不得不出来疏散交通。

银行家与Fed职员在外面转悠,抽着烟,在手机上谈论着对手风险等问题。这个问题通常只是合同法里的内容,现在却突然成了人们关注的重点。曾经一度,三位银行首席执行长还在男厕所里讨论一项救援计划的优点。

主要投资银行的债券和衍生产品主管认为援助雷曼的交易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因而聚集在一起讨论如何应对自己面临的风险,将周一开市时的破坏减到最小。

5点刚过,一群Fed职员便离开了Fed大楼。这一天并不顺利。政府和潜在买家之间远未达成一致,主要原因在于救援问题。华尔街管理人员乘坐停在车库中的车离开,以免被等在外面的媒体拍照。

周六晚上参与Fed会议的一位人士说,这是全世界最大的牌局。

一夜之间,可能达成之交易的要点开始明确起来。华尔街公司为承载雷曼问题资产的“不良资产银行”提供资金支撑的想法已经行不通了。与十年前华尔街公司出手救援对冲基金长期资本管理公司(Long-Term Capital Management)时的形势不一样,现在各家银行的情况都远远比不上那时候。巴克莱银行这样的竞争对手还是可能收购雷曼,而一些银行不愿意在这样的情况下提供支持。截止周日上午,英国的巴克莱银行似乎是唯一的潜在买家。这令政府出手救援的几率进一步减小:既然布什政府都不愿意为华尔街机构收购雷曼兄弟提供资金,那出手帮助外国买家的可能性就更小了。

雷曼的员工通过新闻报道了解公司的最新情况。一位经理说,他鼓励手下员工周一来上班,再多坚持几天。他说,剩下的日子里可能不会有太多的事情可做。

巴克莱继续推进,迫切希望把握这个或许能以跳楼价收购雷曼兄弟、进而使自己在美国占据优势地位的机会。该公司的顾问们认为可以说服美国财政部支持外国公司进行收购。至伦敦时间周日早间,在不分昼夜连续奋战了三天之后,巴克莱认为可以出击了。该公司草拟了文件,向投资者和记者公布了这项交易。巴克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7世纪初,开始时只是伦敦一家白手起家的银行。

周日下午,两名Fed警员推着一辆两层高的大推车进了Fed的大楼,车上装满了蛋糕、饼干、三明治、薯片和瓶装水。

不过很快,巴克莱在与Fed和财政部就一些看似无关紧要的事情争论的时候,却威胁说要走人,比如是否必须召开股东大会以批准这项交易。巴克莱仍在坚持争取获得联邦融资。至周日下午过半时,巴克莱退出了。它收购雷曼兄弟分支机构的计划要取决于美国政府的支持,而政府并没有提供这样的支持。

在Fed办公室召开的会议上,鲍尔森、盖纳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考克斯(Christopher Cox)向十几位银行业头脑发表讲话。他们传达了一个坚定不移的信息:不会为拯救雷曼兄弟而提供资金支持。与会的还有鲍尔森的幕僚长威尔金森(Jim Wilkinson)以及两名顾问杰斯特(Dan Jester)和夏弗兰(Steve Shafran),后两位均曾在高盛任职。

这样一来,与会人士显然就不得不将注意力转到以不会严重扰乱金融体系的方式来分拆雷曼兄弟的问题上,会议气氛随之变得阴郁起来。很快,大家就开始讨论这样一个方案的结构。

其他银行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们密切关注令雷曼兄弟股票暴跌的担忧情绪,担心现在这种忧虑会扩散到美林。尽管美林的资产管理业务一直享有盛誉,但据说也面临着抵押贷款相关资产损失的问题。

一家大银行的高管说,我认为政府这是在玩火。

了解谈话内容的人士说,对美林的担忧是,由于美林股票下跌,其信用评级可能会发生变化,使得借贷成本上升。面临着不断上升的借贷成本,其业务可能会受到重挫。借贷成本是华尔街大型金融机构的一项重要支出。同时,随着担忧情绪的上涨,其交易伙伴可能会终止和它的交易。

许多与会人士开始思量美林何时会出售自己。其中一位在接受采访时说,是今晚还是明天?

事实上,在短短的几个小时里,这些银行家们知晓了有着94年历史的美林同意以500亿美元的价格把自己卖给美国银行,这桩交易本身就足以重塑美国的银行业格局。

随着有关巴克莱交易告吹的消息弥漫至华尔街的各个角落,交易商们争先恐后地试图从与雷曼兄弟的金融交易中解脱出来。很多华尔街金融机构的交易员被告知立即回去工作。

在雷曼兄弟前景充满不确定性之际,另外一个危机也逐渐显露出来。周日下午,急于支撑自身资产负债表的保险巨头美国国际集团(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 Inc.,简称AIG)恭恭敬敬地“拜见”了盖纳,希望能获得一笔过渡性贷款,以便让AIG完成一些资产的出售。将此类Fed贷款的覆盖范围从证券公司扩大至其他机构将是一项重大举措。盖纳对AIG的请求没有明确表态。

美国的动荡意味着欧洲央行周日也处于高度戒备状态,该行从货币市场业务到金融稳定性等各个部门的员工在该行位于法兰克福的37层玻璃钢大楼里通宵达旦地工作,为周一可能发生的情况做准备。一位员工说,我们的命运掌握在美国人手里。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美帝末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